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新闻 >> 内容

对于这个决定书,他当场写下了“不服”

时间:2020/7/23 20:15:30 点击:

  核心提示:对于这个决定书,他当场写下了“不服”——是谁叫我的正当维权,陷入了“罗生门”?“对于你们这个行政处罚决定书,本人不服,将申请复议”。2020年4月29日的这一天,在陕西省、汉阴县涧池派出所送达给潘星颖...

对于这个决定书,他当场写下了“不服”
    —— 是谁叫我的正当维权,陷入了“罗生门”?

 

“对于你们这个行政处罚决定书,本人不服,将申请复议”。 
2020年4月29日的这一天,在陕西省、汉阴县涧池派出所送达给潘星颖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要求其签字时,年近六旬的潘星颖对汉阴县公安局的这个决定,愤愤写下了以上这段话。 
潘星颖,一个世代为农的陕西汉子,早年间由于家境贫寒,一直以土地种植为生,一家多口挤在土坯屋内相依为命,到了1988年潘星颖经辛勤劳作、勤俭持家,家境才得以有所改善,为解决一家人的居住问题,他便在自己的宅基地上建了一个土木结构的三间房,到了2019年,由于年岁已久,加之风雨的冲刷,土木结构的原土屋随时都有坍塌的风险,经一家人商量凑钱,这才在原土木屋的基础上进行了简单的加固翻新,唯一现代点的就只有屋顶的土瓦片换成了现在的琉璃瓦。一切几乎照旧,和邻里间也相安无事。 
2020年的2月13日,和潘星颖相邻居的张永秀一家,却以潘星颖家的屋檐滴水会滴到她们家墙壁,会影响房屋地基不稳为由,人为地在潘星颖的地界上,擅自修建石坎并向潘星颖地界内延伸过来。(试问;难道没人和你做邻居的情况下,雨水就不会滴洒到你家墙面吗?何况你在建钢筋混凝土房子的时候,地基就早已打牢、打实了)

 



潘星颖家翻修后的屋檐下(右),是邻居张永秀家延伸过来的混凝土坎(左)

 


潘星颖家翻新前的老房屋檐滴水图

 


潘星颖家自然不乐意,按农村习惯,邻里之间屋与屋的间距天经地义地当以自家屋檐滴水为界线,在农村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所有村民所公认的。 
    为使自家地界不受侵害,潘星颖想到了要和邻居商讨并理论,无奈,邻居家能说上话的明白人又没有在家(指房主潘世稳),独守在家的张永秀老人,且年纪已达八十余岁。见无法形成构通,也为能尽早尽快地促成邻居家人引起重视,尽快处理解决问题,潘星颖便用洋镐象征性地挖了土坎的几块石头起来,其本意也没想激化矛盾,毕竟邻里在一起也相处了这么多年。然而,张永秀其它家人见状,便怂恿八十多岁的老人张永秀,抱着潘星颖的腿不放,最后,为避免遭到八十多岁老人的讹诈,有理说不清,潘星颖挣脱开,选择了回避离开,而恰恰这时邻居老人的孙子潘泽安又向110报了警,涧池派出所多名民警出警处理。询问报警的当事人潘泽安事由后,但因此事系民事纠纷案件,派出所便简单地通报告之了一下该村干部作协调处理解决。 
     2020年2月17日,接到通报告之后的新华村干部们便通知了双方开始进行了现场协调,并要求双方出具证据,对方潘世稳却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侵占潘星颖地基是所于他们家的,只一再强调潘星颖的屋檐滴水会影响他家的地基不稳而修建的石坎。而潘星颖却拿出了房子翻新前后的各个不同角度原始对比照片可足以证明此处属于他家的地界。事情到了这一步,本该一切都可以定论了,已无可争辩。然,令人不可理喻一幕发生了,且“罗生门”的闹剧也从此开始…… 
    村干部形成的协调书上还硬是要写上“地界不清,维持现状,待边界权属核查清楚后再作明断”的条款要潘星颖同意并签名。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我有确切的证据在手,2019年房子翻新的时候,假如存在争议,潘世稳一家就不可能让潘星颖家的屋檐超过他家的滴水线界,更何况潘世稳家的房屋建造是在2010年,而潘星颖的房屋翻新是在2019年,整整晚了9年,更何况潘星颖建房已长达30年了,何来的地界纷争?谁在玩弄股掌?他们又接到了何种指示和交待?潘星颖第一次感到愤怒,也第一次拒绝了签字。因为他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问题竟要如此复杂化,这不人为在制造纠纷,人为在激化矛盾吗?不行,是我的我寸土不让,不是我的我分毫不取。 
之后的日子里,潘星颖进行了土地保卫战,分几次小范围地拆毁土坎想要回自己的地界,而潘世稳一家更没闲着,也大打“老人牌”拿老人说事,扬言自家老人被潘星颖所打,要求派出所严肃处理,(而事后,老人张永秀自己都承认并没有人打过她,身上也没伤、没病的)同时又频频报警,声称潘星颖在不断地撬挖他们家的土坎,使他们家的房屋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事情正朝着恶性方面循环…… 
    2020年3月初,潘星颖家人正在自家地界清理水沟泥土时,又被邻家潘世稳家人报警了,声称潘星颖等人又在撬挖他们家土坎了,2020年3月4日8时左右,涧池派出所等一行赶来,称嫌疑人潘星颖等人已逃离现场,现实行传唤证传唤,11时许,民警命潘星颖及家人交出作案工具(洋镐一把)一并带上警车押往涧池派出所接受调查审讯,途中还把潘星颖弟弟潘世让(当天弟弟潘世让并没有在场参与清理水沟泥土,举报人讲他前二次参与了撬挖他们家土坎)也带走了。 
到了派出所,潘星颖和其弟潘世让被前后搜了身,暂扣了手机、皮带等其它物品,然后把他们兄弟俩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有铁栅栏的房等待审讯。 
到了傍晚17时多,潘星颖、潘世让被审讯结束,但潘星颖拒绝了在传唤证被写有“寻衅滋事”书上签字, 
时隔将近两个月,也就是4月26日,汉阴县公安局下发文件,说潘星颖寻衅滋事成立,但潘星颖依然不服,又向市公安局申请了行政复议。 
期后等待复议结果的日子里,潘星颖就如同做了回噩梦一般,每每想起此事就心有余悸,心跳就会莫名地加速,甚至有时连家人正常的关门声,潘星颖也会联想到派出所里关他们的铁门声以及戴在脚上那沉重镣铐声。潘星颖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感觉冤屈,我的老房子都住了几十年了,自己家的地界难道自己都还会不清楚?一夜间又怎么就成了别人的了呢?怎么又会成了“地界不清,维持现状,待边界权属核查清再做明断”了呢?我家是合情合理的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天经地义的维权,就算是地界不清,有争议,那也是民间纠纷,何谈寻衅滋事呢? 
2020年6月底,潘星颖接到了市公安局交汉阴县公安局给出的复议结果文件,以及行政处罚决定书,他因寻衅滋事违法,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但暂未执行)他还是重重地写下了“本人不服,申请复议”,他决定将维权进行到底。向更上一级的相关单位继续申冤和投诉…… 
来源:bianji.net   id:91610

(责任编辑:湖北法制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山东法制网(www.taodi5.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 Email:站长QQ:314127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