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 内容

邯郸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 | “三朝元老”108岁姥姥为康耀江喊冤

时间:2019-11-2 11:32:44 点击:

  核心提示: 1912年,改朝换代的一年。1月1日,中华民国建立,2月12日,溥仪退位,大清王朝终结,10月10日,中华民国第一个国庆,康耀江的姥姥正好出生在这天。如今,这位“三朝元老”,已经108岁了。 自从...

1912年,改朝换代的一年。1月1日,台湾省建立,2月12日,溥仪退位,大清王朝终结,10月10日,台湾省第一个国庆,康耀江的姥姥正好出生在这天。如今,这位“三朝元老”,已经108岁了。

自从2018年4月17日康耀江蒙冤被抓以来,姥姥思念外孙,忧心如焚。她听说家属可以担任辩护人,就说要跟律师一起为他外孙辩护。徐昕律师赶紧拱手说:“老太君,可不敢,万一有点差池,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这几天,姥姥在家实在坐不下去了,在亲属的搀扶下,她先后去了邯郸市中级法院、邯郸市检察院和丛台区检察院等部门,要求向检法领导当面陈述外孙冤情,恳请检察机关贯彻张军检察长的指示,对康耀江案立即撤诉。

2019年10月29日,姥姥与其他家属来到邯郸市中级法院,要求面见戴景月院长陈述冤情,工作人员称戴院长在开会,但表示一定把康耀江家属希望面见院长的要求转告给戴院长。

随后,姥姥又去了邯郸市检察院和丛台区检察院。市检察院约好周四上午接待他们。在丛台区检察院,家属递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和撤诉意见,尹国华检察官热情接待了康耀江家属,正式接受了家属的申请。他们向尹国华检察官表达了三个诉求:第一,要求对羁押必要性进行审查,立即放人;第二,康耀江蒙冤已经18个月多,明显无罪,不审、不判也不放人,全国罕见,检察院应立即撤诉;第三,要求面见毕骞晋检察长,问他是否听最高检张军检察长的话。尹国华检察官表示,案件很快会有结果,检察机关正在复查,审查后符合撤诉条件的话会依法撤诉。

古今中外的喊冤者中,108岁的姥姥应该是最年长者,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姥姥表示,她还要去见市委、市政府、市监察委、政法委的领导,拼了老命也要为外孙康耀江喊冤,市里解决不了,她要去省城、去北京。只要她外孙没被无罪释放,她就不会停止喊冤。

明显无罪的骗取贷款案

康耀江案,是当地司法机关为配合职业放贷人鲸吞民企巨额财产而蓄意制造的重大冤案。邯郸警方先后以骗取贷款罪和逃税罪于2017年6月27日和2018年4月17日两次抓捕康耀江。2019年1月4日,丛台区检察院以涉嫌骗取贷款罪将康耀江起诉到丛台区法院,至今未开庭。

公诉机关认为,康耀江虚构贷款理由,贷款到位后并未按照贷款合同中的用途使用贷款,以此认定他构成骗取贷款罪。

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认定骗取贷款罪的关键有二:一是存在欺骗手段;二是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

但康耀江被指控的骗取贷款案,公诉机关的指控是完全错误的,理由如下:

(1)涉案贷款是银行和企业为“借新还旧”而操作,银行明知贷款的实际用途,没有被骗,不存在欺骗:

现代物流港公司为了偿还工行4亿元贷款本息,于2016年5月向工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工行考虑到现代公司9.7亿元抵押物担保充足,同意“借新还旧”。原本现代公司实际资金需求为4000万元,但工行为了解决河北鼎嘉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鼎嘉琪公司)的贷款逾期问题,要求企业贷款7000万元,其中3000万元转借给鼎嘉琪公司,以归还鼎嘉琪公司在工行车站支行的贷款本息。

2016年6月28日,工行发放贷款7000万元到现代物流港公司对公账户。现代物流港公司将其中4000万元归还现代公司在工行的“旧”贷款。剩余3000万元转至黄兵强在工行开立的账户,该账户是工行要求开立的不能通存通兑的专用账户,目的是保证鼎嘉琪公司对该笔资金的使用,该账户存折始终由工行人员保管。同日,工行将该账户中的2700万元借给鼎嘉琪公司使用,资金实际转入鼎嘉琪公司指定的张山山个人账户,用于偿还鼎嘉琪公司在工行的贷款,且事后,鼎嘉琪公司已将3000万元贷款全额归还。

可见,本案实质上是在工行完全知情及一手操控下完成的一次“借新还旧”操作。无论是原来的旧贷款还是后续的“新贷款”,都是同一家银行,且近一半贷款还根据银行要求借给鼎嘉琪公司用于偿还其欠工行的贷款。虽然贷款基础材料有不实,但银行对此完全明知,并未被骗,本案不存在欺骗手段。

(2)没有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

现代公司在工行中华支行办理的4亿元委托贷款,还款期限是2019年12月,案发时尚未到还款期。而且,涉案贷款的抵押物评估价值9.7亿元,涉案抵押物均属现代公司合法所有,工行通过实现抵押权,无论是4亿元委托贷款还是7000万元“借新还旧”的贷款,完全可以得到足额清偿,不会造成损失。学界通说及司法实践普遍认为,如果行为人提供有真实足额的抵押,银行采取民事诉讼等手段能够收回贷款的,就不应当认定给银行造成损失。

康耀江被抓内幕

康耀江两次被邯郸警方抓捕的时间都非常蹊跷。邯郸警方立案之初,曾多次要求康耀江接受询问说明情况。当时康耀江的企业因借了朱永刚的高利贷,确实出现融资困难、工程停滞等问题。但是,康耀江也一直在尝试引入其他战略投资人,并向警方承诺,将全力解决债务问题。而就在康耀江两次与战略投资人签订重整协议的关键节点,他都被邯郸警方带走,导致重整功亏一篑。康耀江的家属认为,重整协议的失败与高利放贷人朱永刚密不可分,朱永刚鼓动“保护伞”从中作祟,意图侵吞康耀江的整个企业。

2014年,受邯郸“金世纪”案件的影响,邯郸地方民企融资困难,康耀江陆续借了当地职业放贷人朱永刚的一些月息3.5-5分外加砍头息的高利贷。后来在朱永刚持续不断的威胁和骚扰下,2015年8月12日,康耀江被逼无奈让弟弟康军法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邯郸市滨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朱永刚签订了没有事实基础的13.2亿的虚构债权协议,并被迫同意做了公证。朱永刚以此到河北高院申请强制执行,在“保护伞”的干预下,河北高院指定邢台中院管辖。2016年12月1日,邢台中院在没有任何调查、调解和评估程序的情况下,就启动查封程序,仅用3天时间,就将“现代三公司”约60亿元财产全部查封,公司经营停滞。为此,康耀江进行了两次企业自救,希望引进战略投资方解困。

第一次自救在2017年初,康耀江与阳光城集团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意向,2017年6月26日,阳光城集团高层会议通过与康耀江全面合作的实施方案,并通知康耀江6月28日签署正式协议,完成注资和股权转让。但6月27日,康耀江突然被抓捕,他与阳光城集团的合作因此夭折。

后经努力,康耀江又与香港新恒基集团达成合作意向,双方决定在2018年4月18日签订合作协议。但就在4月17日,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康耀江以涉嫌逃税罪再次被刑拘,第二次自救也失败。

职业放贷人朱永刚与邯郸警方个别领导勾结,借助于公权力破坏“现代三公司”的自救,意图十分明显。

在康耀江第二次自救夭折的第二天,2018年4月18日,邯郸中院裁定现代三公司破产重整,后朱永刚控制的邯郸万广贸易公司通过暗箱操作成为破产重整的战略投资人。

从虚构债权、逼迫康耀江签订虚假债权协议、通过法院超额查封现代三公司的巨额资产、到假手警权刑事构陷阻止康耀江自救脱困,再到最后成为现代项目的战略投资人,可以想像本案背后的黑幕。朱永刚勾结有关领导试图吞掉现代三公司巨额资产的企图昭然若揭。

康耀江的家属曾到公安部门实名举报朱永刚非法放贷和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但在朱永刚保护伞的保护下,公安机关一直没有对朱永刚刑事立案。

近日,康耀江的家人已经聘请专业的律师团队对朱永刚团伙的犯罪行为进行控告。

2019年10月21日,《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已经明确将放贷行为定性为非法经营罪,在全国“打伞破网”的大环境下,不管其保护伞级别多高,迟早会被绳之以法。

因康耀江被抓捕,他价值百亿的企业陷入绝境,被破产重整,所有的项目全部停工,上千户业主无法入住,上万名务工者领不到工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三朝元老”,康耀江108岁的姥姥,向社会呼吁,希望能够关注这起严重侵犯民企权益的“邯郸门”事件,要求邯郸的检察机关贯彻张军检察长保护民企的指示,立即无罪释放康耀江。

来源:http://www.50cnnet.com/ar/160852.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淘帝新闻网(www.taodi5.com) © 2019
  • Email:站长QQ:314127396